怕死

吃到炸鸡腿了很开心⭐

【也青】祖宗總有真絕學①(精卫填海式摸鱼)

◎哦哦洗選手又出來獻醜了

◎原著設定,阿青帶迪迪去找老王蹭吃蹭喝(?)雙向暗戀注意

◎不會京片兒不會吳儂軟語只有本地方言,邊遠地區淳朴乡民不懂外面的世界咋样只能隨便寫,有关特产之类全是百度的😓

◎全篇哦哦洗,練筆用來和一人裡的各位磨合,寫給一起吃也青/一人的親友看

◎繁体简体键盘轮流换了所以就阅读障碍…

1.

“我不想吃這些啦!”

諸葛白搖搖腦袋,面上露出與平時無二的委屈吧啦的表情,一個勁兒的往座椅裡縮。他面前是一桌子吃食,拉拉雜雜的特產互相緊挨不露一絲縫隙。他面前擱了杯正宗的老北京豆汁,原汁原味,上邊還泛著一層白沫。他吸吸鼻子,差點被豆汁的氣味熏得背氣。

坐在方桌對面的王也無奈之情溢於言表。他生怕怠慢了這個小祖宗特地拉著他來了城區最道地的飯店來嘗嘗北京風味,結果諸葛白和他哥一個德行,偏生不吃兩樣東西——這也不吃,那也不吃,嘴巴只認軟滑清爽的江浙菜,真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難伺候*。王也想了想,叫來服務員加了盒葡萄汁——小孩子愛喝的那種色素飲料——給諸葛白斟了滿滿一杯,討好地換走了豆汁:“那這個你喝不?”

諸葛白捧著白瓷杯:“謝謝牛鼻子!”

語畢發覺王也臉色不太好,連忙補充“王也哥哥”。

王也笑納了這聲“哥”,撈起面前的麵皮把脆皮烤鴨裹在裡頭,開始解決點的這一桌子美食。諸葛白三杯葡萄汁下肚,又夾了幾筷子驢打滾,感覺到北方的不適感消去了些,这才恢复了点精神气。诸葛白深知吃人嘴软,还有点别的原因,也不像罗天大醮那会儿和王也顶着干。他把身体坐直了,眼睛亮晶晶望着王也,嘴甜的像是抹了蜜糖:“王也哥哥,我哥哪去啦?”

“找朋友。”王也抬起眼皮,“你哥那没什么大事,和你说不说都一样。”

诸葛白一张小脸登时变得皱巴巴的:“哥他怎么不告诉我!”

“你哥秘密多着呢。”王也把最后一口菜咽下,不知怎的从诸葛白的表情中嗅出一股同病相怜的味道,“既然你哥让我带你我就尽一尽地主之谊,你待会想干啥不?去游乐场玩儿还是看电影?”他没料到武侯奇门家小孩对这些娱乐嗤之以鼻,倒想逛一逛北京城,对着百度地图挑挑捡捡许久,指了三里屯道:“我想去这里逛!”

2.

外头一轮白日悬空,照得整条街都是刺眼亮色。咖啡馆隔离了两个世界,诸葛青在里面坐得端端正正,手持一杯
Tbc

评论(1)